讓土地說一則故事-專訪關渡自然公園處長陳仕泓

「結合文化、地景、生態、藝術,自然公園是一個綠色平台,讓臺北亮起來。」關渡自然公園陳仕泓說。

關渡自然公園自2001年由臺北市政府委託、台北市野鳥學會經營管理,是全臺首座完全委託民間經營管理的生態保育區。歷經13年的勤勉耕耘,除有200種以上的植物,與830種以上的動物在這裡生存,每年還有6000-8000隻候鳥遷徙過境,駐足停留的候鳥種類也從過去的250種,成長至267種,其中不乏賞鳥人士眼中的「夢幻字典」-紫綬帶。

此地不僅是國際鳥類聯盟評定重要棲地,也為大臺北保留一塊生物與人類共生的淨土,成為一般民眾、在地居民、學校師生等親近自然、學習環境教育的重要場所,今年也舉辦邁入第十一年的「關渡國際自然裝置藝術季」。

他提起宮崎駿將在沖繩久米島打造一座自然公園,讓因為311大地震從福島移居在此地的小朋友,能真正放鬆心情。因為在陳仕泓心中,大自然有這樣的魔力,能讓親近的人能舒緩壓力、療癒心靈;且加上捷運開通,提高民眾接近自然的可親性,也讓自然公園所在的關渡,擁有無限的潛力。他說,這裡有傳統文化代表的宗教信仰中心「關渡宮」、藝術教育資源豐富的「臺北藝術大學」,周圍還有醫療機構、科技大廠,以及即將開幕的大型賣場等,從心靈紓壓、觀光休閒、生活便利等層面來看,「我看好關渡的發展前景。」

而深度活化這股潛力的重要介質,他認為「鬧熱關渡節」會是一個相當好的起始點。因為透過這種節慶的舉辦,可以促成這幾個單位與居民對話,喚起參與者對這塊土地的認同,提高居民的成就感之餘也建立連結,帶起相互扶持、共享資源的能量,也把關渡介紹給臺灣民眾與國際友人。

「用土地說一個故事」,對於土地的想像並非空中樓閣,唯有將土地詮釋權還給居民,讓此地的新、舊住民傾聽對方,彼此交流,才能凝聚向心力,一起為這塊土地努力。當然他也擔心吸引太多人進入之後,可能造成當地交通擁塞、影響住民生活品質,更甚還有過度開發等後遺症。因此如何在兩者之間尋找平衡點,都還需要各方長時間觀察、協調。

「但這樣的能量真的很強大,」他曾感嘆在地學子對於關渡地區的不認識與疏離,一度讓他疑惑與惋惜。但以近年園區與學校接觸的經驗,他覺得這樣的情況已有所改善;而看見自己的同仁為園區事務所投入的心力,他也開玩笑說正在考慮是否要把最近完成衛浴設備上鎖,深怕同仁會直接住在園區裡。

他始終相信對於土地的認同價值感被提高的時候,或許所有難題都不再是難題。「我真的很希望這樣的活力能一直延續下去,這也是關渡自然公園想參與鬧熱關渡節的初衷與期待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