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渡節願景

讓關渡成為圓夢的所在-專訪北藝大陳愷璜校長

2017年,北藝大創校35週年,也是新任校長陳愷璜在北藝大執教的第26個年頭。本著他始終如一的創作初心:文化測量,他期許要從關渡出發,讓藝術融入在地生活,人人都有豐富的美感體驗。

「在一個地方,當我們有熱情與居民互動,產生連結,關係就會建立,這是鬧熱關渡節的核心價值之一。」提及與關渡在地的情懷,陳校長特別感謝過去楊其文校長為鬧熱關渡節建構的基礎,同時希望當地方的人事物與生活、文化被召喚之後,鬧熱關渡節的未來不僅只是在社區發生,而是能從區域擴散到都會。

從在地性到都會性的連結,是一條可以走很遠的路,想像鬧熱關渡節的未來,陳校長說:「已經有畫面了」。從上任至今,不停地進行拜會,把他對於藝術和地方的想法,和鬧熱的伙伴們交換意見,也共同擘劃大淡水河系的未來,讓鬧熱關渡節在往後不僅僅只是參與踩街、市集或觀賞匯演,而是能夠聚集居民,在每年這段節慶期間,展現出關渡共同的意象,比如:在家戶門前繪製水鳥的圖樣,或是共同進行植栽,在活動當天帶著新生的幼苗,表達對於環境的關懷,設置公共藝術、打造翻新知行路店家風貌......等等,而這些,對於一個圓夢者而言,從來不是只有想像,更重要的是實踐,陳校長準備好引領北藝大,從實作中創造更多的可能,他說讓我們一起「做就對了」!

「關渡媽」守護美麗淨土-專訪關渡宮董事長陳玉坤

關渡宮陳玉坤董事長的家族,與關渡宮有極深的淵源。傳說中祖父曾受媽祖託夢,在戰後發起重建委員會整修宮廟,而父親也曾任職董事會,在耳濡目染下,如今他也傳承這份使命,繼續為關渡宮奉獻心力。他認為,關渡位於「淡水河、基隆河、中港河」三河匯流之處,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,在地狹人稠、步調快速的都市生活中,它是台北地區非常珍貴的後花園。他笑說,「你可以清晨早起,到這附近繞繞,體驗一下它優閒自在的氛圍。」這兒還有生態豐富的關渡自然公園、推動樂齡有成的和信醫院以及遠近馳名的華碩企業,展現民間豐沛的生命力。

談起鬧熱關渡節,他非常樂見關渡能有展現在地多元化的平台。他期待鬧熱關渡節能夠蹦發出更多的能量,往年的活動成功地帶動關渡民眾投入,可以進一步朝向文化紮根邁進。他期許關渡藝術節的舉辦能永續經營,擴展視野。

作為北部歷史最悠久的媽祖廟,關渡宮也非常重視深耕在地,落實社區關懷,參與鬧熱關渡節則是具體的行動展現。近年來廟方積極推動文化重述、訪問耆老,與北藝大合作出版系列書籍,希望能將多元的文化保存下來,藉此讓更多年輕人認識關渡宮,尤其現今許多失傳的傳統技藝,從廟方建築的一磚一瓦中便能體會其迷人之處。他表示,現今社會缺乏一個具公信力的平台,廟方願意扮演這樣的角色,結合各界資源,為弱勢團體發聲。未來,關渡宮期盼能夠成立媽祖文化中心,結合國內外信徒興建媽祖博物館,將民間文化信仰繼續發揚光大。

讓土地說一則故事-專訪關渡自然公園處長陳仕泓

「結合文化、地景、生態、藝術,自然公園是一個綠色平台,讓臺北亮起來。」關渡自然公園陳仕泓說。

關渡自然公園自2001年由臺北市政府委託、台北市野鳥學會經營管理,是全臺首座完全委託民間經營管理的生態保育區。歷經13年的勤勉耕耘,除有200種以上的植物,與830種以上的動物在這裡生存,每年還有6000-8000隻候鳥遷徙過境,駐足停留的候鳥種類也從過去的250種,成長至267種,其中不乏賞鳥人士眼中的「夢幻字典」-紫綬帶。

此地不僅是國際鳥類聯盟評定重要棲地,也為大臺北保留一塊生物與人類共生的淨土,成為一般民眾、在地居民、學校師生等親近自然、學習環境教育的重要場所,今年也舉辦邁入第十一年的「關渡國際自然裝置藝術季」。

他提起宮崎駿將在沖繩久米島打造一座自然公園,讓因為311大地震從福島移居在此地的小朋友,能真正放鬆心情。因為在陳仕泓心中,大自然有這樣的魔力,能讓親近的人能舒緩壓力、療癒心靈;且加上捷運開通,提高民眾接近自然的可親性,也讓自然公園所在的關渡,擁有無限的潛力。他說,這裡有傳統文化代表的宗教信仰中心「關渡宮」、藝術教育資源豐富的「臺北藝術大學」,周圍還有醫療機構、科技大廠,以及即將開幕的大型賣場等,從心靈紓壓、觀光休閒、生活便利等層面來看,「我看好關渡的發展前景。」

而深度活化這股潛力的重要介質,他認為「鬧熱關渡節」會是一個相當好的起始點。因為透過這種節慶的舉辦,可以促成這幾個單位與居民對話,喚起參與者對這塊土地的認同,提高居民的成就感之餘也建立連結,帶起相互扶持、共享資源的能量,也把關渡介紹給臺灣民眾與國際友人。

「用土地說一個故事」,對於土地的想像並非空中樓閣,唯有將土地詮釋權還給居民,讓此地的新、舊住民傾聽對方,彼此交流,才能凝聚向心力,一起為這塊土地努力。當然他也擔心吸引太多人進入之後,可能造成當地交通擁塞、影響住民生活品質,更甚還有過度開發等後遺症。因此如何在兩者之間尋找平衡點,都還需要各方長時間觀察、協調。

「但這樣的能量真的很強大,」他曾感嘆在地學子對於關渡地區的不認識與疏離,一度讓他疑惑與惋惜。但以近年園區與學校接觸的經驗,他覺得這樣的情況已有所改善;而看見自己的同仁為園區事務所投入的心力,他也開玩笑說正在考慮是否要把最近完成衛浴設備上鎖,深怕同仁會直接住在園區裡。

他始終相信對於土地的認同價值感被提高的時候,或許所有難題都不再是難題。「我真的很希望這樣的活力能一直延續下去,這也是關渡自然公園想參與鬧熱關渡節的初衷與期待。」

關渡的土地會黏人-專訪華碩電腦公司永續長魏杏娟

「小時候常隨著母親搭乘鐵路淡水線來到關渡站踏青,對這裡的好山好水非常喜歡。」憶起童年美好往事,魏杏娟對關渡的情有獨鍾,來自於關渡依山傍水的美景。她最喜歡坐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咖啡廳,望著一大片綠油油的關渡平原喝咖啡。「關渡的土地『會黏人』」是魏杏娟對起關渡的美的形容。關渡有歷史悠久的關渡宮,是臺北人重要的民間信仰之一;更有世界獨有的關渡自然公園,豐富的水鳥與猛禽,是「美麗淨土」。這些獨特性匯聚成豐富的故事,使人著迷,也深具吸引力,「一旦你來了這裡就不會想離開」她補充說。除了喜歡關渡的「黏力」之外,她更認同慈濟証嚴法師對「關渡」二字的詮釋:「關懷有情,渡化眾生」,在關渡的生活讓她感到平靜、安詳又幸福。

作為華碩電腦公司永續長的魏杏娟,同時兼任華碩文教基金會執行長。永續長的角色是在公司內部推動各項能使華碩永續發展的政策作為,使公司成為幸福企業;基金會的任務則在於企業社會責任。魏杏娟認為作為世界級的國際企業更應該要投身公益,實踐企業對社會的責任。華碩文教基金會除了在非洲捐助電腦以外,更希望能夠從華碩電腦公司總部「落腳」的關渡做起,深耕關渡社區鄰里。近年來全心投入「永續關渡」已成了她的志業,推動關渡知行路掃街以及淡水河淨灘活動已有具體成果。魏杏娟最大的願望是「讓關渡的天更藍、草更綠」。

信仰綠色環保的她,多年來貫徹始終華碩電腦公司全體員工「零紙杯、零免洗餐具」。華碩員工都知道,和永續長開會一定要把杯子裡的水喝完,不可以浪費,這是愛惜資源。她希望「鬧熱關渡節」不只是個歡樂的嘉年華,更要是個「綠色、環保、零垃圾」的文化節慶。

她深信「鬧熱關渡節」只是個開始,藉著活動的舉辦,關渡的各團體和民眾未來能夠一起進行社區營造,結合大家的力量守護美麗的關渡平原,使這片好山好水免於被人為肆意開發,進而創造獨有的文化環境與生活型態。「華碩總部在此,我們的根就在這裡,我們願意和好厝邊一起努力」魏杏娟堅定的表示。

「鬧熱關渡節」不只是關渡的節日,魏杏娟期許未來這將是一個能夠讓世界看見關渡的國際性文化活動。關渡人要創造的是一種有別於台北市中心城市風貌的特殊風格,藉此,要讓世界看見的不只是關渡美麗的環境、迷人的人文風情,更要讓世界看見關渡人和諧、幸福、綠色環保的生活方式。

這一流水好-專訪關渡扶輪社創社社長王光明

康熙年間,時任福建省府幕僚的郁永河為採硫礦,自請從福建出發,抵達臺南後,取陸路前往淡水再到目的地北投。他將這段歷時九個月的臺灣行旅寫成《裨海紀遊》一書,而書中也記錄了他行經關渡一帶的風土:「初二日,余與顧君暨僕役平頭共乘海舶,由淡水港入。前望兩山夾峙處,曰甘答門,水道甚隘,入門,水忽廣,漶為大湖,渺無涯涘。」

這是海水一度尚未退出甘答門(關渡舊稱)的景象。隨時間推移,河水不斷將泥沙向下游沖刷,遂成如今沖積平原的地貌,也影響了居民生活樣貌。捕撈、耕作、養鴨,無不依水而生。

關渡扶輪社於2013年創社,社長王光明早期在關渡工業區創業,30多年來長居在關渡,對此地有著一份深厚的情感。他深知關渡人長久以來純樸且認真的性格,相信斯土優美的風景及孕育的風土,值得在地人共同守護,也希望更多人看見。

於是他成立了扶輪社,首重提供國中小學子獎學金,也藉此結識許多默默付出心力的在地人。透過管道得知臺北藝術大學有意結合在地社區與團體共同舉辦「鬧熱藝術節」,他便慨然贊助活動,讓剛滿一歲的扶輪社能有機會多與居民互動,成為「社區的扶輪社」;也期許這一活動整合在地的有志之士,了解彼此也建立連結,形成一股帶領關渡地區向上發展的力量。

他尤其希望在地的4所大學院校,對於地區的教育資源挹注與共享能有更多著墨。因為在他心中,教育如一道永續的活水,能滋養年輕一代的心靈,也能幫助他們更認識這塊土地。例如北藝大有這麼多傑出的藝術工作者,未來若透過扶輪社的支持,有更多人能進入關渡服務,不管對於推廣藝術的美好或嘉惠地區學子,都有很大的助益。

「這一流水好無?」(註1),是早期關渡在地人見面時,關心對方魚穫的問候語。爾今討海維生的人雖少,但世代傍水生活的關渡人,見著汩汩流動的河水、起落的夕陽,仍舊不改姿態,在此用力且認真的生活。

風水養人,相信這一方水流過的人們,都會很好。

註1:語出自http://www.peopo.org/news/38687。

夥伴新人事新期許
「鬧熱」將成為關渡代名詞-專訪關渡扶輪社長賴俊傑

對於關渡的印象,今年接下關渡扶輪社社長的賴俊傑表示,是學生時期在大度路上熱血奔馳的回憶,以及後來從事旅遊相關行業後,所接觸到的關渡在地生態與風景。直到認識關渡扶輪社創社社長王光明,在王社長的帶領之下,才更進一步地認識關渡之美與位在關渡的北藝大校園。從校園俯瞰整個關渡平原,讓他讚嘆台北居然有這樣的人文及風景。

「以扶輪人來說,扶輪社本身即是要為地方作服務,關於地方的活動、發展、相關議題等等,很自然地就會積極參與。」賴社長表示,三年前,鬧熱關渡節的開辦,讓關渡扶輪社認為是作為地方服務的重要起頭,在王社長以及幾位接任的社長的帶領之下,社員們不遺餘力的積極參與。

對於鬧熱藝術節的舉辦,賴社長認為,能夠串連起如此多單位、公司行號、商家、社區團體與學校,是超乎想像與超越期待的一個規模,也期待鬧熱關渡節在逐漸成為關渡地區代名詞的同時,將來也能夠成為一個全國甚至國際級的盛會。